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都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七十节 关门弟子李一禾(1 / 2)

潘行舟脸色微变,对方如此不讲情面,冷嘲热讽,令他有些挂不住。他目光森然,冷冷注视着一清道人,忽然将手一挥,前来伏击的饮马帮好手四散退走,胸中的怒火勃然而作,唇间发出一声尖啸,剑上光芒大作。

一清道人不等对方展开剑势,猱身扑上,挥剑砍向潘行舟的颈侧,疾如狂飙,势大力沉。潘行舟起剑招架,“当”一声巨响,手臂发麻,剑柄剧烈跳动,虎口阵阵裂痛,他心中暗暗吃惊,这厮的力气怎地如此之大,一时间心浮气躁,被迫向后退去,暂避其锋芒。

东海派剑法变幻莫测,阮灵芝精研剑术,潘行舟得其真传,一旦抢得先机,如江河节节长流,一清道人自忖不是对手,干脆放弃刺削拨挑等诸般手法,奋不顾身贴近潘行舟,把秋冥剑当柴刀使,盯着胸腹要害猛力砍斫,呼呼喝喝,大开大阖,将己身优势发挥到极致。剑刃撞击声密如冰雹,两道身影紧贴在一起,一进一退,如影随形,倏忽已闪到巷子的尽头。

一道身影从茅棚下窜出,却是个身形矮壮的汉子,抡起手斧,抡圆了胳膊斫向一清道人的后背。一清道人脑后生风,顿知有敌偷袭,深吸一口气,手腕急翻,长剑回掠,将手斧拦腰削断,剑芒暴涨,从对方喉间扫过,带出一蓬血箭。

潘行舟抓住这一线空隙,终于缓过劲来,剑尖爆出无数寒芒,将一清道人半身笼罩在内。这一招“星落长河”虚实变幻,批亢捣虚,乃是他毕生剑法精髓所在,三十年来屡克强敌,无人能窥破其中奥妙。

一清道人早有防备,左手拇指扣住食指,射阳针一弹即出,潘行舟急忙收招闪避,他修炼东海尸烢功小有成就,一身真气尽换作阴劲,不惧射阳针入体,但眼鼻耳喉要害却不容有失,“星落长河”只使了半招,寒芒旋即溃散。

一道轻柔的掌风从背侧袭来,直取他后腰,阴劲绵绵不绝,赫然是东海派春阳掌。腹背受敌,一清道人急忙变招,左掌反手劈出,心神稍分,早被潘

行舟一剑刺入他胸口,洞穿后背。

双掌无声无息交于一处,那偷袭者“咦”了一声,似乎大出意外,周身衣裙鼓起,如大鸟一般腾空飞起。一清道人身形随之暴退,长剑从胸前脱出,一道鲜血射出,他起手掌一接一按,重又收回体内,伤口转眼愈合。

潘行舟心中一寒,怒火如潮水般消退,躬身行礼,郑重道:“师侄无能,还请小师叔相助!”

那偷袭者从空中冉冉落地,却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当双十韶华,一双妙目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顾盼之际风姿绰约。一清道人逃离蓬莱岛时,此女尚籍籍无名,不过能将尸烢功练到炉火纯青,除了韩映雪的关门弟子李一禾,谁人有此造诣!

夏芊以手掩口,心中顿时雪亮,千算万算,算错了一件事,潘行舟是东海派的传人,为修炼尸烢功引刀自宫,性情大变,根本不会把魏博节度使钱知微放在心上,什么主动示弱,什么卖个面子,只是掩人耳目罢了,潘行舟早就跟东海派勾搭在一起,互惠互利,各取所需,要把河北三镇搅个天翻地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