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实际上,之前的拂汉林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如今的局面,所以他之前也是并没有将拂华给加入到这一次参与安史之乱的名单之中,但是现在,拂灵子死了,情况又不一样了。原本留给拂灵子的那一个名额,现在必然是拂华的了,况且看着拂华现在怒火冲天的模样,想必这一次,他猜得不错的话,拂华一定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大放异彩的。甚至,若是拂华足够努力的话,想必他的实力也会在短时间内飞速猛涨,很有可能会在不为人知的某一天超过自己的儿子,成为拂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拂汉林眼神一闪,现在他并不介意家族当中年轻一辈的小辈们的实力超过自己的儿子,毕竟现在所有人都在为安史之争做打算,能够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倒也没什么话好讲。再者说了,不管这些人的实力如何优秀,下一代拂家家主的位置,也一定是自己的儿子的,至于拂华,想必也是和自己那可怜的弟弟一样,只能坐在首席长老的位置上了。“我明白的家主,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杨毅那个家伙,也配上去争夺名额?我一定会手刃了他,然后给我的父亲报仇的!”拂华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和拂灵子有着六分相似的面容上满是阴寒。闻言,拂汉林脸上的阴郁之色这才稍有缓解,他微微一笑,随后站起了身体,走到了拂华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很好,那这段时间你要抓紧时间修行了,不要让我失望啊。”拂汉林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拂华闻言,又是点了点头,随后对着拂汉林又是躬身行礼,转过身去后对着在座的几位长老也是行礼示意,这才离开了大堂里面,身影渐渐远去了。看着拂华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视线当中之后,拂汉林这才重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随后目光冰冷的环视过了在场的众人,语气低沉的吩咐道:“记住,这一次的安史之争,拂华可以说是我们最大的底牌了,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守口如瓶,保护好这个秘密,谁都不能将这个消息给轻易的泄露出去,明白吗?”“若是被我发现有人知道了这个秘密的话,那么你们在场的人,可就要下台了!”拂汉林脸色一冷,说道,而台下的诸位长老们闻言,也是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是,家主!”彼时,杨家大厅。杨家家族坐落于山脉之中,此时的大厅当中正坐着好多人,看起来十分的热闹,除了杨毅和杨御天两个人站在大厅最中央的位置之外,那些早早到场了的杨家的诸位长老们早就已经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第一次回归家族的杨家二少爷了。此时,杨故里正坐在最高的首位之上,看着站在大厅当中挺拔的犹如一棵松树一般的杨毅,眼神中像是有着波光闪烁。神情有些激动,当然更多的还是愧疚和思念了。要知道,这可是整整二十八年过去了,这还是自己的二儿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回到家族当中,堂堂正正的站在这里接受血脉洗礼。而在这之前的二十八年间,自己因为某些原因一直都没有办法将自己的儿子给接回来,即使是想念自己的儿子也只能在角落里面去看看他,却从来不敢轻易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说不愧疚和不想念是不可能的。然而如今,自己的儿子却是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了这里,光明正大的回到了家族当中,他杨故里比谁都开心。“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是我的二儿子杨毅,回到家族中的日子!”“二十八年来,他从未回归过家族,更加不曾和我们亲近,如今,他终于回来了!”“我很高兴,也很欣慰,在这里,我简单地说两句”杨故里摆摆手,示意众人不必多礼,随后便是开始了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神情十分激动。站在下面的杨毅听着自己这个便宜老爸在上面碎碎念一些没用的东西,脸上有些心不在焉。杨毅对于家族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归心似箭了,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杨故里和杨家的众人,而是因为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在这里,他不是想见杨家人,而是想见自己的老婆孩子。现在的杨毅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去见沈雪和甜甜,也不知道这娘俩现在究竟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了,为了能够再一次见到自己的爱人,他等这一天已经等的足够久了。午夜梦回间,他有无数次是在梦中惊醒,又是无数次梦见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可是每当他醒来的时候,身边总是空荡荡一片的,仿佛在嘲笑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回来了,那么就说明他可以见到自己的老婆孩子了,既然能够见到了,那么他还在这里废什么话?这样想着,杨毅脸上不耐的神色更加明显了,有些心不在焉的站着,抿唇不语。当然了,在场的众人也是都能看得出来杨毅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其实说实话他们也不愿意听着杨故里絮絮叨叨的,但是这是属于杨家的血脉传承的传统,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违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足足是说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杨故里才终于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而杨毅也是在杨家的各位长老的见证之下,完成了血脉洗礼,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实力。现在他的实力相较于之前,已经是变得稳固了许多了,身体也更加的强健了。其实按道理来说,杨家的子弟的血脉洗礼都是在他们成年的那一天进行的,只不过杨毅从小就流落在外,无法完成杨家的仪式,所以才一直延后到了今天,才完成了血脉洗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